首页 > 新闻动态 > 体育财经 > 正文

在雷蛇身上 李嘉诚看到了什么价值

发布时间:2017-11-14 14:45:13    来源:亚洲周刊    阅读()

摘要: 雷蛇公司乘着电竞大势,11月1日在香港首日公开招股,并将于今日(11月13日)鸣锣交易。

雷蛇公司乘着电竞大势,11月1日在香港首日公开招股,并将于今日(11月13日)鸣锣交易。

作为香港第一只”电竞概念股”,雷蛇公开发售的集资额约四十二点五亿港元、超额认购逾六十四倍,成绩不俗。

据估计,雷蛇上市后的市值将达到二百五十亿港元以上。香港富商、长和系主席李嘉诚更与雷蛇组成战略联盟,投资超过五千万美元,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也认购了二千万美元股份。

雷蛇由新加坡人陈民亮与美国人Robert Krakoff于1998年创立,总部在美国,主打键盘、滑鼠、耳机等电脑外设,尤以电竞专业等级为主,售价动辙上千元,对象多是电竞发烧友。

同时,据陈民亮介绍,雷蛇更是世界上唯一一家集游戏硬件、软件与服务于一身的电竞公司,因此雷蛇在亚洲、欧洲及美国都是绝对的龙头。

受益于电竞的日渐蓬勃

雷蛇是世界上第一批赞助电竞职业战队及玩家的企业之一,带动了整个电子竞技行业的发展。雷蛇目前赞助了热门网游《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三届世界冠军、韩国的SK Telecom T1,以及全球累积获得最高电竞奖金的战队Team Liquid。

雷蛇的崛起,完全建基于电竞的日渐薘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电竞都被外界标签为“无所事事”、“误入歧途"、"逃避现实"、"耽误学业"。但近年来的一连串发展,都表明电竞已从过去的"电子海洛英"发展为一个专业、有制度、有商业价值的"竞技项目"。

2022年杭州亚运会把电竞项目列入范围,"Dota2"和“炉石传说”两款游戏更被列为第五届亚洲室内武道运动会比赛项目。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在今年的第六届奥林匹克高峰会后也发表声明指出,“电子竞技可以被视为是一种体育运动(sporting activity)”。

而在此之前,获得Dota2世界冠军的中国电竞战队Wings更在2016年和拳王邹市明、桌球选手丁俊晖并肩争夺中国体育界的“劳伦斯奖”。

这意味着电子竞技开始步入国际主流体育赛事行列,甚至在未来有机会步入奥运会的殿堂。

在现今的电竞世界里,Dota2和英雄联盟是中国具有最大玩家基数的两款游戏,也是全球累积奖金最高的两款电竞游戏,Dota2共累积一亿二千八百零二万美元、英雄联盟则有四千八百四十万美元。

2016年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Dota2赛事The International Championships(TI6)现场,上万名观众在暗红的灯光中涌动,进入决赛的十六支队伍的队旗在偌大的赛场上方飘荡,主持人站在冠军奖杯“不朽盾”旁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欢迎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队伍到来。

伴随着主持人介绍声音的,是观众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尖叫声。

来自中国重庆的战队Wings最终以三比一的成绩击败了美国Digital Chaos战队夺冠,拿走了TI6的九百一十二万美元奖金。

这场被玩家们称为TI的比赛是Dota2每年举办、最具权威性的赛事,自2011年起已经举办了六届。

现场上万的观看人群、线上逾千万收看直播的网民、激情澎湃的解说、电竞队伍出其不意的胜利或失败,每一环都和一场激动人心的体育赛事别无二致。

就奖金而言,单个电竞比赛的奖金已超过一般体育赛事、媲美顶级足球或篮球比赛,根据电竞网站E-Sport Earning统计,2017年全球十大最高奖金的电竞国家头三位依次是中国(一千二百八十四万美元)、美国(一千一百八十五万美元)、韩国(六百八十四万美元),中国更是从2014年起蝉联榜首至今。

但官方举办的世界性比赛只是电竞产业的冰山一角,海面下是庞大的游戏人群和虎视眈眈的资本。

据E-Sport Earning的数据,2016年全球总共有四千二百零九项赛事、活跃电竞选手有一万四千八百七十名、奖金总数高达九千六百美元;据游戏市场调研公司Newzoo 预计,到2019年,全球电子竞技观看人口将达到二点一五亿,其中百分之七十三在三十五岁以下。

名人富商纷投资电竞

如果说王思聪投资电竞、周杰伦成立自己的"J"战队多多少少还有个人爱好成分,那么以收益为导向的资本就不是如此了。

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在今年五月投资雷蛇五千万美元、中国电商巨头苏宁和京东分别买下自己的战队、韩国SK电讯和三星持续冠名和投资电竞俱乐部,今年两队的英雄联盟分部更会师英雄联盟世界赛的北京鸟巢总决赛。

加入的资本玩家们甚至还包括政府,香港政府今年推出的《财政预算案》指出,电子竞技在香港迅速发展,具经济发展潜力,将带头推广电子竞技作为新产业;旅游发展局更率先获得七千万港元拨款来举办八月份在红磡体育馆的电竞音乐节。

电竞商业世界主要角色

在电竞的商业世界中,存在赛事方、赞助方、游戏运营商和电竞队这四个主要角色。

"办比赛有观赏性,赞助商就愿意投。举办方用赞助给的钱去办比赛,队伍是表演者。游戏厂商举办比赛主要是保持游戏热度。"电竞队NTG的教练不平说。

以今年的英雄联盟第七季世界赛(S7)为例,今年美国拳头公司(游戏开发商)首次决定把所有世界赛赛程都落户到活跃玩家人数最多的中国,分别在武汉、广州、上海和北京四个城市举行。

而这次S7的中国官方首席合作伙伴是奔驰(Mercedes-Benz),外设品牌罗技(logitech)、英特尔(Intel)等也成为合作伙伴。

从赞助商阵容的质量来看,S7全球总决赛的价值已经媲美大型体育赛事。

从票价来看,售价由最贵的一千二百八十元到最便宜的二百八十元,共分五个档次,与一般演唱会无异,由于一票难求,网上黄牛票价更曾飙到十倍以上,电竞赛事的吸引力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电竞队还可以通过接受冠名和代言来盈利,战队成绩好的俱乐部更可以通过转卖战队或出售选手来赚取差价。

就选手收入来说,中国电子竞技的商业路径不同于韩国的"联赛+直播+职业选手"的模式。

《中国电竞幕后史》的作者刘洋将中国的模式总结为"淘宝+优酷+电子竞技",选手除了俱乐部的工资和比赛奖金外,还可以在淘宝上运用"名星"效应来贩卖各种产品,其中网民最常调侃的就是选手退役去"卖饼",即在淘宝开设零食店。

曾为中国夺得第一个英雄联盟世界冠军(IEM5)的Team WE前队长"若风"在退役后就走上"卖饼"的路上,据若风自己所言,在当职业选手的生涯里,月薪大概七千元左右,但退役后直播、解说、淘宝店的收入却可以达到年收入一两千万。

电竞选手黄金年龄极短

这也衍生出一个问题:

直播、解说、淘宝店的收入比当职业选手要高几十倍,按理论来说,电竞的"黄金年龄"在十六岁到二十一岁,二十五岁基本上算是"暮年选手"了;

那么怀抱着电竞梦的选手会不会在当打之年、打出名气后,就退役赚人民币呢?

答案是有这个趋势。

曾替中国取得英雄联盟S3亚军、战队Royal前队长Tabe(王柏勤)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说过:"每个国家的电子竞技产业有着不同的背景和历史,在我看来,中国的电子竞技环境糟糕透顶,这就是我为什么决定退役。我有着三年的专业游戏经验,现在(退役后)我赚的钱,比以前多十倍。"

2011年6月,超人气直播平台Twitch从Justin.tv分割出来,三年之后,亚马逊以近十亿美元收购Twitch,直播市场的庞大商机让中国商人嗅到了肉味儿,也就出现了今天中国直播界百家争鸣的火热局面。

主流的斗鱼(Douyu)、熊猫(Panda)、虎牙(原名YY直播)、战旗都拥有一批以直播维生的职业直播员,他们有的是退役选手、有的是游戏里的高端玩家,在游戏以外,也有一些俊男美女直播以聚焦平台人气。

这些直播平台资金雄厚,观看直播的观众也不吝啬以现金赠送“礼物”予主播,平台再从礼物金额中与主播拆帐,获取豪利。

此外,电竞市场潜力大,平台也会赞助俱乐部、赞助比赛、转播比赛,俱乐部会让选手定期在平台上直播,有的甚至会直接让选手参加直播平台举办的商业活动来换取平台负责战队日常开销。

游戏主播和解说是除职业选手和俱乐部员工外的电竞从业员,他们活跃在各大游戏直播平台,月收入根据人气从一千到百万不等。

“游戏解说员主要分为分析员和解说员,分析员负责进行赛前和赛后分析,解说员则是负责游戏内的实况解说。现在有不少专职解说同时也有更多网络主播形式的解说。”火猫TV签约主播郝鹏说:

“现在的直播行业是一个高度自由化的行业,即使是电子竞技,直播领域也没有特别严格的门槛和要求。评判直播的唯一标准就是人气。”

中国形成完善产业链

中国电竞起步较韩国慢,但也逐步形成较为完善的产业链。

电竞选手的养成有一套严谨的机制,过程与初衷都与体育世界的青训系统相类似:

俱乐部会在游戏里发崛有天赋的年轻人,邀请他们在俱乐部“试训”,通过后就会进入青训队,参加次级别联赛。

如果有非常突出的新人,还会破例把他们提拔到一线队,参加顶级联赛。

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里班霸EDG的队员IBOY(胡显昭)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例子,他以十七岁之龄压线登场中国的顶级联赛,并随队在今年获得夏季赛冠军,以一号种子之姿替中国出战S7世界赛。

此外,电竞俱乐部的基地一般都是几层楼高的别墅(大多由投资者租下供俱乐部使用),选手们进入战队后,吃喝拉撒都在基地里。

既然电竞被视为是运动的一种,对于体力和后勤团队的要求就不容忽视。

长期面对电脑,身体机能会出现僵化,甚至出现俗称“滑鼠手”的腕隧道症候群和骨刺等职业病,前英雄联盟世界冠军、香港选手Toyz(刘伟健)就是因为手伤而告别赛场。

有见及此,讲求专业化和制度化的电竞俱乐部都会帮选手订立每天的作息时间表,并聘请专业的后勤团队来微调每位选手的状态。

后勤团队一般由教练(Coach)、战队经理(Team manager)、分析师(Analyst)组成,有的队伍更会聘请运动心理学家,专门调节选手的心理压力。

在职责方面,教练就是团队的核心,在比赛开始前,站在台上与选手沟通战术运用的就是教练,他必须掌握每个队员的心理状态、情绪,甚至是后勤团队的成员也需照顾到,是让整个团队融为一体的润滑剂。

战队经理一般负责团队的对外事务,包括商业活动、住宿、赞助洽谈、安排团练对手,甚至是选手的一些个人事务,比如工作签证、赴外国时的签证、学业、兵役等。

总的来说,战队经理就像是大内总管,负责战队的一切琐碎事;分析师一般是由拥有较高游戏水平的人来担当,他们的职责是协助教练去训练和提高选手们的表现,工作范围包括分析对手、研究战术、制定战术等。

顶尖战队甚至会拥有多于一名的分析师,以便大规模去翻看别国联赛的比赛录像和找出自家战队的优缺点。

中国电竞发展日趋成熟

中国电竞发展渐趋成熟,但绝非一蹶而就,中间经历过不少起伏。

1998年,第一款大型的交互型电子游戏《星际争霸》(StarCraft)开始,电子竞技的发展正式步入漫长的正名之路,而彼时,电竞还不叫电竞,一般人称之为网络游戏。

媒体时常会用“网瘾少年”来形容沉迷网络游戏的青少年,比起如何提升游戏技术,人们更关注的是如何帮孩子“戒除网瘾”,即使2003年电子竞技被中国国家体育局列为了第九十九个正式体育项目(零八年改批为第七十八个),它也没有得到广泛认可。

2009年,戒除网瘾的“治疗”在中国大行其道,央视《新闻调查》甚至有一期节目专门破除家长们趋之若鹜的“电击治疗法”。

在那个时候,玩游戏又不听劝的孩子都被父母视为染上网瘾,部分激进的父母会把孩子送到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网路成瘾戒治中心。

该中心主任杨永信以体罚、军训、洗脑、囚禁、药物治愈,甚至是电击等的极端方法来为孩子除网瘾,其实就是以管教之名行虐待之实。

就算是这样,也无法阻挡电子竞技的魅力。

2005年,中国出现第一个电竞世界冠军,马天元在电竞最高荣誉WCG(World Cyber Game)比赛中《星际争霸》夺冠.

同年,中国第一支职业电竞俱乐部Team WE出现,Team WE队员李晓峰(Sky)蝉连WCG《魔兽争霸》(Warcraft)项目的零五年和零六年冠军,更在零七年再度打入决赛,惜败,无法完成三运冠的霸业。

出生在河南一个小县城的李晓峰,多次在采访中讲到自己以仅有的生活费去网吧通宵练习技术的电竞岁月,他凭借一己之力取得的成功,成为了中国电竞的里程碑。

十年后的今天,电竞俱乐部和选手们所面对的社会和商业环境都比十年前好很多。

中国高等教育也开始重视电竞,做出相应调整,2016年9月,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补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新兴专业。

同年十二月,中国传媒大学开设中国首个电子竞技本科专业——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数字娱乐方向),专门培养游戏策划与电子竞技运营人才。

高校开设电竞课程

纵然电竞一切都仿佛循好的方向前进,不缺资本、媒体关注、高校也开设专业课程,但电竞在社会上仍然面对不少质疑。

职业选手风光的背后是每天十二小时不断的训练,他们为此付出了青春和被伤病困扰,但由于电竞生涯的寿命较短,不少在学龄时期就投身电竞的青少年失去了学历的保障。

在现实里,年少成名、在退役后成为全职主播并赚取不斐金钱的人始终属于少数,大多还是庸庸碌碌,职业生涯里打不出成绩,退役后找不到工作,惨淡收场。

从正面的角度看,电竞步入常规化,等待着它的终将是职业体育化时代,韩国在这方面就走在世界前列,职业选手在韩国的地位完全不亚于娱乐明星,政府支持电竞发展,予以方便,除网络外,专业组织的赛事还会通过电视台播出,增加国民接纳度。

有评论指出,电竞就是韩国的骄傲,地位就像是中国的乒乓球。

电竞如今在世界各地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价值链,创造的财富难以想像,但电竞之路任重道远,只有直面质疑、取长补短,才是中国电竞的未来之路。

本文来源:亚洲周刊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