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运动 > 冰雪动态 > 正文

引进归化球员 中国冰球为登冬奥会舞台拼了

发布时间:2017-03-03 13:58:09    来源:新京报    阅读()

摘要: 目前,中国男冰现状尴尬,全国仅有3支半专业队。2022年冬奥会将在北京举行,中国男冰想要首次登上冬奥会大舞台,剩下的时间不...

亚冬会男子冰球赛场,中国队以0比14不敌日本队。

作为中国体坛最早以拼搏著称的队伍之一,中国男冰曾有过辉煌历史,“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是从这支队伍中喊出来的。但在刚刚结束的札幌亚冬会中,中国男子冰球队3场皆墨,连丢32球且1球未进。目前,中国男冰现状尴尬,全国仅有3支半专业队。2022年冬奥会将在北京举行,中国男冰想要首次登上冬奥会大舞台,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战报

业余对职业3战丢32球

0比14不敌日本队、0比8不敌哈萨克斯坦队、0比10不敌韩国队,这是中国男子冰球队在札幌亚冬会的比分,3场1球未进,丢32球。30多年前,曾经称霸亚洲的中国男子冰球,已经变得十分陌生了。

“3场这样的比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媒体解释,但这就是我们现在实力上的差距。”主教练胡江颇为无奈。

在国家体育总局冬季中心冰球部部长于天德看来,这样的比分很正常,“我认为男冰打得不错。我们是业余,人家是职业,职业队打业余队,就是这个差距。”

时间倒退30多年,中国男冰可不是这个水平。1981年首都体育馆,北京首次承办男子冰球世锦赛C组比赛,中国队以6胜1负的战绩升到B组,世界排名来到第15位,这也是中国男冰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作为中国体坛最早以拼搏著称的队伍之一,“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也是在当年男冰世锦赛中喊出来的。

“首体能容纳18000名观众,当时可真是场场爆满,特别轰动。”陈升文曾以主力队员身份参加了家门口的那届世锦赛,清楚地记得36年前的盛况,“当时党中央号召全国向中国冰球队学习,那会儿的报纸,我到现在还一直留着。”

在陈升文看来,中国男子冰球的没落有很多原因。很多地方觉得耗费那么多人力、财力还争不出一块金牌不值当,不如去扶持其他见效快的项目。

胡江此前长期在齐齐哈尔执教,深谙项目规律,“冰球是长期工程,短时间内达到怎样的高度不现实。慢慢走,打好基础,短时间一两年内想要成功是不现实的,要慢慢来。”

现状

全国专业队仅有3支半

惨败札幌后,胡江谈到了两个原因,第一是人才储备不够,第二是比赛经验不足。目前,国内只有3支专业队伍,分别是哈尔滨、齐齐哈尔和北京,佳木斯队也可以算半支,单凭这“3支半球队”,想要组建起一支有竞争力的国家队非常困难。

“国家队是一个项目的塔尖,塔尖要好一些,才会让更多的家长看到这个项目的前景,在基层也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胡江称,中国男冰目前人才断档厉害,导致队伍结构不完善。这次去札幌的队员年纪最大的已经33岁,其他大多是95后,缺少有经验和实力的中坚队员。

此前受地域和气候限制,中国冰球开展多集中在东三省,其中又以黑龙江为主。但过去20多年,东三省练习冰球的人越来越少。倒是随着“北冰南移”影响,北京成了冰球发展最快的地方。但即便这样,注册的专业冰球运动员也越来越少。

从国际冰联官网上可以查到中国冰球的相关开展情况,全国注册队员仅有1101人,其中男、女队员分别为222人和294人,青少年队员为585人。

再来看看我们的近邻,日本队注册队员为18988人,男、女队员分别为9505和2586人;借助明年的平昌冬奥会,韩国目前的冰球注册队员为2591人,男、女队员分别为233和259人。韩国队除了归化了数名队员,还请来了韩国裔冰球传奇人物白智善担任主帅,后者曾两度捧起NHL总冠军,并入选过加拿大国家队。

胡江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龙之队教练,这支球队2014年起开始参加亚洲最高水平的冰球联赛。目前,这个联赛有9支球队,日本4支、韩国3支,中国仅有龙之队1支,且成绩一直处在末游。

范本

不妨学日韩建大学联赛

2月28日,中国第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昆仑鸿星坐镇主场,迎战KHL卫冕冠军马钢城冶金队。开赛前,俱乐部请来姚乃峰、陈升文和王春江3位中国冰球名宿作为开球嘉宾。这3人均是1981年北京世锦赛时中国队主力队员。

作为黄金一代,这几位名宿从未离开冰球,年逾六十仍在为中国冰球出力。退役后,姚乃峰一度出任中国女子冰球队主教练,近些年则把重心放在了青少年队员的培养上。

“从5岁、8岁和10岁这几个年龄段看,跟国外差不多,但越往上走普及得越不好。”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姚乃峰称现在大多数家庭就一个孩子,很少有家长愿意让孩子练冰球,“这些年随着北冰南移,北京算是普及比较好的,差不多有上千人,但一到高中基本就不打了。”

在姚乃峰看来,体教结合是未来冰球普及的重要方式。“北京现在有4支中学球队,但一到大学就没有了。这些人要不没球可打,要不就出国留学继续打球。”姚乃峰称在这一点上,日本和韩国做得比我们好太多,“他们把学校普及开了,中学、大学都有联赛,咱们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从冬季中心层面,也意识到必须向日韩学习。“小学、中学、大学必须要有队伍,这非常重要。特别对北京这种大城市打球的孩子们来说,如果没有这个渠道,他们到了一定年纪没球可打,就全废了。”冰球部部长于天德表示。

措施

冲击冬奥急需归化队员

尽管中国作为2022年冬奥会东道主,但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直接拿到参赛资格。有消息称,国际冰联将在未来两三年内决定,中国男子冰球队能否以东道主身份参赛。中国队若想快速提升实力和排名,引入归化球员是最快捷径。

按照国际冰联规则,冬奥会东道主的男队若在冬奥会举办前两年的世锦赛中排名第9名之后,必须参加资格赛。而参加资格赛的球队世界排名须在第10至33位之间。中国男队目前排在第37位,尚达不到参赛标准。

从时间来看,现在一级一级培养年轻队员几乎不允许了,最现实的是引入归化球员。此前接受采访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志利表示,中国冰球项目发展的具体方案即将出台,中心正考虑引入归化球员、推出适合我国冰球水平的赛事等措施,提高中国冰球发展水平。

“日本和韩国现在有很多归化球员,这个国际冰联是允许的。”北京昆仑鸿星董事会主席赵晓宇称,中国法律上不允许有双重国籍,但他相信主管单位会考虑国际上的一些通行办法,“像袁俊杰(持有加拿大护照)这样的队员,国际冰联规定只要在一个国家打球满两年,就可以成为归化球员。”

据赵晓宇介绍,昆仑鸿星在国外组建了一支女队,“全是中国脸,其中有4个哈佛大学的,有4个布朗大学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她们成为归化队员,代表中国打球。”

本文来源:新京报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