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运动 > 冰雪动态 > 正文

无奈的国际奥委会与自负的挪威人

发布时间:2017-09-25 16:35:10    来源:冰雪运动那些事    阅读()

摘要: 巴黎与洛杉矶尘埃落定,国际奥委会总算度过纠结已久的夏奥申办困局。不利的一面是,这样的决定未免提高以后申办城市的期许:申...

巴黎与洛杉矶尘埃落定,国际奥委会总算度过纠结已久的夏奥申办困局。不利的一面是,这样的决定未免提高以后申办城市的期许:申办改为邀请制,不给这届给下届!国外媒体相关报道冠之以醒目的标题:巴赫主席不排除同时确定2026和2030两届冬奥会举办城市。

有利的一面是,巴黎的坚持和洛杉矶的再次挺身而出说明,奥运会依然是人类社会独一无二、精彩荟萃,体现拼搏与进取的盛大庆典,同时也是人类社会无可复制、举世瞩目的展示文明与进步的最佳舞台。

注意力经济时代,奥运会为主办城市所带来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远非金钱价值可以说明的,为主办城市所带来的发展动力和经济活力,也远非简单数字可以衡量的。

更何况,作为一个根植于西方契约精神文明土壤里的私人自治组织,国际奥委会始终也是负责任的,有高度企业家精神和追求善治的组织。

就拿国际奥委会的收入分配来说,最新公布的2017版报告表明,以每四年为一周期,2013-2016年,国际奥委会收入共77.98亿美元,其中的90%,用于举办奥运会及推动体育的普及和发展。仅余10%用于自身的管理和运行支出,以领导全球的奥林匹克运动。

在这一四年周期里,国际奥委会在索契2014和里约2016后,分别向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分配了1.99和5.4亿美金,向冬季和夏季项目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也分配了同等金额的资金。

但分得资金最多的,还是主办城市。索契2014,组委会分得8.33亿美金。里约2016,组委会分得15.31亿美金。

报告中的历史数据也表明,国际奥委会分配给组委会的资金是逐届递增的。2014年5月7日,美国NBC公司与国际奥委会续签电视转播合同,将为2022冬奥会至2032夏奥会,共6届奥运赛事的电视转播权支付77.5亿美元。这在确保国际奥委会未来收入的同时,也确保了后续各届奥运赛事组委会可分得的资金。

所有这些数字和新闻在国际奥委会网站都是公开透明的。

但遗憾的是,在2022冬奥会的申办过程中,自负的挪威人,特别是政客,显然并不关注这些数字和资料。2014年10月1日,在挪威申办委员会宣布退出申办之后,国际奥委会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罕见地抱怨并毫不客气地批评道:

这是对国际奥委会最多可达8.8亿美金投入的错失,也是对由此可为挪威人民创造宝贵奥运遗产的机会的错失。除此之外,国际奥委会对组委会国内市场开发的授权,最少也能带来1.81亿美元的收入。最近几届冬奥会(如温哥华和索契)赞助的资金甚至4倍与此。

今年较早之前,挪威申办委员会要求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国际奥委会就各项要求作出说明,包括财务方面的细节。为保证申办公平,国际奥委会为全部三个候选城市安排了专门会议。不幸的是,奥斯陆派出的参会代表,既不是申办委员会中的高级官员,也不是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显然,挪威的政治家们并没有得到全面翔实的报告,他们的决定是基于半真半假的不准确的资料。

那么,在挪威退出申办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4年2月,挪威媒体以“国际奥委会秘密要求引发怀疑”为题进行报道:挪威竞技运动联合会(Norway‘s National Athletics Federation)收到国际奥委会发来的多达7000页的申办要求文件。国际奥委会说这些内容是保密的,但挪威的政客们则要求审阅这些文件,不然就无法做出客观的预算。挪威进步党的卡尔·哈根(Carl I Haggen)对挪威广播电视公司(NRK)说,对场馆和设施的要求没必要保密,因此,他很想知道国际奥委会要隐瞒什么。如果隐瞒的是国际奥委会委员们必须有奔驰专车,必须达到这样或那样的住宿和饮食条件,那就应另当别论。

怀疑引发持续数周的汹涌批评,尤其是对索契冬奥会期间挪威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海伯格(Gerhard Heiberg)所受“奢华”接待的批评,进而升级为批评国际奥委会不愿意谴责俄罗斯侵犯人权,不同意其越野滑雪女运动员臂缠黑纱参加比赛,将国际奥委会的规则置于展示人类同情心之上。

当海伯格就此反驳并认为挪威人自大和傲慢(arrogant)时,引发了更多针对他本人及国际奥委会的质疑和批判。

时任挪威文化部长的魏德维(Thorhild Widvey)同样参加了索契冬奥会,她对挪威晚邮报记者不无自满地说:很高兴国际奥委会在压力之下撤回对挪威越野滑雪女运动员们的警告,如果国际奥委会没有包容、慷慨与怜悯,那他们就行驶在错误的轨道上。

魏德维也不无自负地说:她是负责向政府提出是否对申办予以财政支持建议的人。在德国、奥地利、瑞典、瑞士相继因财政方面的考虑退出申办之后,国际奥委会至今没向挪威提出可行的方案。

这不就是明里暗里的趁火打劫吗?

没错!2014年3月,挪威的政客们拉出条件清单,想让他们支持申办的话,国际奥委会必须尊重人权,必须尊重工人宪章,必须自付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的相关接待费用,等等。

政客们持续的怀疑与批评与低迷的民意支持率很难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面对30%左右的支持率,挪威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安德森(Inge Andersen)也只能无奈地对记者说:我完全相信国际奥委会对公开这些申办要求将持积极态度,如果政客们愿意用春夏两季的时间读完7000页的资料的话,那就请便吧。

2014年5月,奥斯陆的申办进一步陷入危险境地。参与组阁的进步党内部投票反对向申办提供财政支持,其理由是这将影响政府对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的投入,影响减税计划的实施。其青年代表之一对NRK说:在索契花费500亿美元办冬奥会之后,相信奥斯陆冬奥会仅花85亿美元,就像相信真的有圣诞老人一样!

这充分表明,无论俄罗斯如何向全世界解释用于冬奥筹办的资金仅70亿美元,510亿美元中的大多数资金都用在必要的基础设施改造上,挪威的政客们也宁可采信奥运花费500亿,以此向选民们表白他们是多么地担心可能的支出,多么地守护选民们可能的利益。

挪威媒体更加推波助澜,列出国际奥委会要求的接待“奢侈”清单:

1. 开幕式之前与国王会见,开幕式之后的鸡尾酒会;

2. 当国际奥委会主席抵达时要有一定的欢迎仪式;

3. 国际奥委会委员们进出机场要有单独通道;

4. 入驻酒店的酒吧要延长营业时间至“极晚”;

5. 房间内的小吧台要有可口可乐产品;房间内要有时令水果和糕点;

6. 向所有国际奥委会委员们提供一部带有本地号码的三星手机;

7. 会议室保持20度的室温;

8. 国际奥委会委员们出行时要安排道路专线;

时任挪威财政部长延森(Siv Jensen,进步党主席)告诉媒体:挪威人对这一接待“奢侈”清单肯定会摇头说不,因此,在内部投票中,她已投出了反对票。

2014年10月1日,在政府组阁中占据多数的保守党也无可避免地投票反对给予申办财政支持。因为,无论是政客还是选民,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批评国际奥委会,反对花费“”巨资“”办冬奥,已成为“政治正确”的事,挪威的大小政党罕见地在此问题上取得一致!

对此决定深感失望的是奥斯陆市政府。市长兼申办负责人罗兰德(Stian Berger Rosland)不无遗憾地说,在市议会,申办得到压到性的支持,2013年本地市民的投票结果也是赞成的...

申办首席执行官格里姆斯比(Eli Grimsby)在14年夏曾针对低迷的申办民意测评结果做如下解释: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我们了解挪威人,我们热爱冬季运动,但我们也同时热衷于争论,我们是一个生性怀疑(Skeptical)的民族。

对此结果深感失望的还有挪威的冬季项目运动员。直至2016年挪威青冬奥会开幕前不久,高山滑雪运动员斯文达尔(Aksel Lund Svindal,2010温哥华冬奥会超级大回转冠军)在对不能在家乡参加2022年冬奥会深感遗憾的同时,对国际奥委会也深表不满。他认为,是国际奥委会的错误浇灭了挪威人的热情:多亏了石油工业,没有哪个国家像挪威一样那么富有,所以,如果挪威都对承办奥运会说不,那么,国际奥委会一定是在某些方面非常非常错误的。事实上,都错了!

这一言论,不由地使人再次想起挪威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海伯格对本国人的评价,arrogant!只是这一用词引发的反响使其他人即便观点相同也不敢再用。

还有啥词能形容挪威人在此过程中的表现呢?

挪威竞技运动联合会秘书长安德森的相关言论是这样说的:我们的联合政府是高度政治化也是高度情绪化的(Emotional),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申办尤为复杂和困难。

除了前述格里姆斯比的“爱好争论”、“生性多疑”,又冒出个“情绪化”!无论这些词如何回避,实际上,对arrogant的不容忍,不正表明挪威人的自大与傲慢吗?

无需多言的是,多年来,中国与挪威政府在诺贝尔和平奖上发生的故事,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这一点。

“无奈”的国际奥委会,在此过程中,无论如何解释接待“奢侈”清单仅是指南,不是要求,是基于往届奥运赛事组委会办赛经验,目的在于提升所有人的奥运体验,都对持续恶化的申办形势于事无补。这也并不奇怪,挪威的政客们为了选票,谁还敢为国际奥委会说话。之前连续退出的数个西欧申办国家的政客们,也都是一样见风使舵的货色。

当然,也不能全然否定国际奥委会2020议程的出台没有挪威“自负”的贡献,但“无奈”的国际奥委会,因其直面奥林匹克运动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的种种困难,积极出台改革方案,尽可能削减申办和筹办的经费开支,显然会赢得更多尊敬。

挪威媒体披露的所谓接待“奢侈”清单,即便奥运赛事组委会全盘接受,也不过是对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的尊重,对奥运顶级赞助商合同要求的尊重而已,并不为过。朋友来了当有好酒,好客的中华民族自古已然。

当然,正如巴赫新近的表态,对因贿选而产生的国际奥委会内部腐败“零容忍”则是另一层面的问题。

更值得反思的是,注意力经济时代,不只传统媒体,爆炸式发展的自媒体也有话语权,怎样才能更好地应对各类媒体可能推波助澜的舆论危机呢?从问题展露苗头到最终形势难以挽回,时间长达一年,无论是“自负”的挪威人还是“无奈”的国际奥委会,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同类问题,包括对索契花费巨资办奥的刻意抹黑,对里约筹办混乱,场馆荒废的大肆报道,都表明注意力经济时代,自媒体泛滥的时代,好事确实难以出门,坏事轻易动辄万里。

北京2022,同样需要警醒。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在注意力经济时代,并不容易!

本文来源:冰雪运动那些事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