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运动 > 冰雪产业 > 正文

进入冬奥时间 “白色新经济”如何破局

发布时间:2017-03-02 09:18:36    来源:互联网十体育    阅读()

摘要: 毋庸置疑,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

  

2017年,中国开始进入冬奥会时间。众所周知,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不仅创造了历史,也点燃了13亿中国人的冰雪激情。

  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冬奥组委主席郭金龙在2月27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市场开发计划正式启动会上表示的那样,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为中国企业增强实力、走向世界提供有效途径,使国内外企业充分享受奥运会品牌带来的广泛效益和回报,努力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毋庸置疑,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因为,从体育运动的角度看,中国不是冰雪运动大国更谈不上强国,从产业角度看,冰雪真正成为产业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冰雪产业的链条还未完全成型,冰雪产业的商业化之路还处在起步阶段,盈利模式单一,对其他产业的渗透不深,产业与资本缺乏深度融合、内生性动力不足等问题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时间来完成最后的塑型。

  国内冰雪产业研究资深专家——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亚洲体育产业协会副主席、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林显鹏教授对于冰雪产业中国式发展有着自己的见解和清醒认识。

  冰雪是经济燃料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属于一种“注意力经济”,“注意力作用能诱发较好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这种情况下,冰雪产业的影响力系数或者说感应度系数是比较强的”。

  法国霞慕尼小镇

  法国的霞慕尼、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瑞士的达沃斯,这些欧洲小镇均是通过滑雪将当地的旅游业、交通运输业、餐饮住宿业、房地产业等完整、系统地带动起来,这证明了冰雪产业的带动性、联动性非常强。

  国内也是如此。例如万龙、云顶、多乐美地等著名滑雪场所在地,除了有来自滑雪的收益,但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其后滑雪所带动起来的房地产经济。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万龙、云顶滑雪场所在的崇礼县房价卖到了10000-25000元/平米,而同期张家口市区的房价只有6000元/平米左右(注:该数据为采访对象提供)。可见滑雪产业在中国已经成为其他产业的助推器,这对拉动中国经济非常重要。

  张家口万龙滑雪场

  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冬奥会申办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张家口崇礼累计接待游客超过205万人,人均消费额达到700元,旅游业带来的直接收入超过14个亿。这是崇礼区旅游体育局副局长毛玉君去年4月对媒体披露的最直接的经济收益。

  2017年春节假日刚过,河北省张家口市旅游部门传出消息,春节长假期间,该市滑雪旅游、冰雪运动亮点纷呈,全市共计接待游客239.33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20.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4%和57.1%。冰雪旅游、冰雪运动直接拉动了张家口的经济。

  同样受益于冰雪产业的还有东三省。吉林省已经形成了以长白山、松花湖为标志的冰雪度假产业链。吉林省副省长李晋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吉林省将在2020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1亿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2300亿元。

  亚布力滑雪度假村

  雄踞祖国东北角的黑龙江省以世界级滑雪胜地——亚布力以及“中国雪乡”等国内外知名冰雪旅游景区为核心,将冬泳、冬捕、冬钓、滑冰、滑雪、泡温泉、冰上杂技、冰雪音乐演出完美融入冰雪产业之中,成为融旅游、文化、时尚、体育等多领域为一体的综合性国际“冰雪嘉年华”。

  除了旅游、房地产外,冰雪产业对于其他产业的带动作用同样明显。白色经济成为驱动地方经济发展的燃料。

  战略推手

  在谈到冰雪产业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时,林显鹏对记者说:“我认为冰雪产业对于我国目前实施的一些战略有重大的推动作用,但现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将它很好利用起来。”

  林显鹏教授认为,当下中国的一些地区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面临经济转型或者经济协作诸多问题,而其中一些地区恰恰有着丰富的冰雪资源,但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资源并没有利用好,通过开发、转化形成自己新的经济板块。

  林显鹏重点提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转型和京津冀一体化战略。

  “东北的冰雪条件在全国首屈一指,习近平总书记前年在黑龙江、长春调研时曾说过一句话,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林显鹏教授说道。

  东北地区的世界级冰雪场地大都分布在长白山山脉之中,这一地区由北到南密布着中国大量的工业重镇。这些工业重镇都需要在经济结构改变上有重大突破,冰雪产业具有成为撬动这些城市经济转型的支点的潜力。

  而同处北方地区,京津冀的冰雪产业发展还有很大上升空间。“京津冀在冰雪的开发上也同样略有不足,太行山一线上除了崇礼开发较好之外,其他地方与冰雪相关的产业链还是很少,所以冰雪产业对未来国家战略会有很大的作用。”林显鹏教授说。

  投资热点

  冰雪产业投资属于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项目,但在天时、地利、人和完全具备的情况下,嗅觉灵敏的资本依然不畏严寒,热情投入进来。冰雪产业的消费属性也吻合中国新经济常态下发展服务业的要求。

  林显鹏教授:“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倡导国民经济的转型,通过投资、制造、消费推动产业升级,那么消费性服务业就成为我们需要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而冰雪产业恰好是优秀的消费性服务业。”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雪场和冰场都是企业投资修建的,虽说因为肩负着培养冰雪运动员的重任,冰场在东北地区也有政府投资建造的,但山海关以内的冰场基本都是企业投资建造的。“现在的冰场大多数都建在大的商贸中心里面,比如北京的五彩城、北城购物中心等等,不过这些冰场的规模相对较小,另外就是房地产项目,例如万达的旅游综合体”。

  一般来说,有规模的滑雪场基本上都在北方,这是由北方的地理气候条件决定的。但是冰场可以不受地理气候条件的限制,南北方都可以修建。而相比雪上运动的旺盛热情,冰场的发展有些趋冷。

  林显鹏认为,大家要重视冰场未来的发展,因为冰场可以打破地理、气候的限制,在南方地区一样能够广泛开展。“现在(冰场)在南方的发展速度已经比较快了,从投资方面来看的话,企业还是比较热衷于做这种投资”。

  需要政策支持

  林显鹏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冰雪产业一定的帮助,至少应该在财政、税收、土地、能源四个方面推出一些优惠政策,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

  “目前,国家在雪场税收方面没有优惠政策,财政方面也没有通过政府基金给予帮助。”林显鹏表示,能源政策对于冰雪产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因为无论是冰场还是雪场都需要使用大量的水,中国目前分地区分行业实施用水定额制,北京制定的特殊行业标准价格为160元/吨水,滑雪场就属于特殊行业标准。林显鹏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

  土地政策在林显鹏看来则是冰雪产业吸引投资最大的一个障碍。

  “大量的山地都属于林业用地,企业如果要在林业用地上建滑雪场和缆车会受到很多限制,即便想办法将滑雪场建成了,由于土地的使用性质是林业用地,就会造成雪场上的固定资产不被政府认可,如果去银行抵押投资、贷款,银行也是不予承认的,所以投资在山上会有很大的风险。”

  林显鹏表示,目前国家在政策层面还需要有一定的突破,光喊口号而没有实际落地的政策不行,对于吸引企业投资极其不利。

  对于资本而言,看到的不仅仅只是雪场本身的微薄利益,其背后庞大的产业链才是真正的金山。但滑雪属于微利行业,在这种背景下就需要政府给予一定帮助,让其生存下来。

  “咱们现在不缺投资,热情很高,但就是没有办法投放进来,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应该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林显鹏教授说道。

  四季经营才是出路

  目前冰雪产业存在一季经营问题,很多雪场无法稳定获得良好的盈利,无法持续经营下去。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长远发展必须实现四季经营,中国很多滑雪场都是一季经营,但现在一季经营的雪场除了具有巨大消费群体的北京地区外,其他地区都不是太好。

  林显鹏说:“四季无缝衔接是国际经验,像欧洲的因斯布鲁克、达沃斯等都是冬季滑雪,夏季进行户外活动,我认为(目前国内的滑雪场)应该打造一个四季的、户外的、度假休闲的完整产业体系。”

  林显鹏列举了夏季高尔夫、温泉、山地车或者越野、徒步等运动。他认为这些项目的量值较大,只是还没有被很好的挖掘、开发。

  当然国内也有一些经营得不错的滑雪场,林显鹏对记者说:“有些地方做的还是不错,比如沈阳的怪坡滑雪场,夏天时就成了大型水上乐园;北大湖(滑雪场)夏天开展绕山步道,人数非常多;再比如云顶(滑雪场)的山地自行车,太舞(滑雪场)夏季开展露营、山地越野、野外徒步等项目,都很火。”

本文来源:互联网十体育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