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科研 > 科研动态 > 正文

北京商业冰场最全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6-10-26 11:02:21    来源:懒熊体育    阅读()

摘要: 这是当前最全的一份北京商业冰场报告。冬奥大背景下,北京市政府计划在未来6年,新建室内滑冰场16座,室外滑冰场50片。在...

 

  这是当前最全的一份北京商业冰场报告。冬奥大背景下,北京市政府计划在未来6年,新建室内滑冰场16座,室外滑冰场50片。在热潮来临前,懒熊体育从冰场角度切入,走访北京现有商业冰场,调研在政策和市场利好的背景下,北京商业冰场现状如何以及将会走向何方。

  10月20日的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首届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正在举办,赵亚楠几乎一刻也没闲着,他负责的奥地利AST真冰秀场是展厅里人气最高的区域之一。作为商务经理,他需要不停接待,讲到口干舌燥,“这两天来咨询的人非常多。”

  奥地利AST(中国)公司在2005年成立。作为欧洲领先的真冰场专业产商,AST早在11年前就开始在亚太布局。赵亚楠说,公司近几年每年的业务增长可以达到50%,2015年后借着冬奥会申办成功,公司的业务增长超过60%。

  现在正是新建冰场兴起的时候。  

   首届冬博会上,奥地利AST真冰秀场是人气最高的展位之一。

  “平衡、专注、勇气、韵律、展现”这五个词出现在北京大兴喜悦滑冰场上方打出的五个宣传条幅里,每个条幅配以鲜艳多彩的颜色和可爱的卡通动物形象。不难看出,家长和孩子是这个广告主要瞄准的群体。

  一个周三下午3点,1800平米的五彩冰酷冰场上有20个滑冰学员,5个冰球学员。两小时后,冰面被40个冰球学员占领,他们在7个教练的带领下,分区进行拨球和推球练习。在两次记录时间点里,所有冰球运动员和2/3的滑冰者都是青少年,他们都在接受教练指导,无一例外。

  拥有包括虎仔冰球俱乐部在内的8个俱乐部、4个冰场的华星体育体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对懒熊体育记者表示,冰球运动属于教育行业。

  目前,商业冰场以发展花滑和冰球这两个有一定技术门槛的冰类项目为支柱,有的兼有,有的只营其中一项,以4-12岁的青少年作为主要目标群体,培训教育是主要行业方向。

  需要说明的是,在冰场业内,有将商场内的冰场称为商业冰场、与独立冰场场馆区分开的习惯。在本次调研中,我们给商业冰场的定义是:非季节性(室内)、非公益性质的、有民间资本投入的冰场。

  一个周二下午五点的冠军溜冰场,4-12岁的青少年正在学习滑冰和冰球。

  前言:为什么是北京?

  2016年3月初,在赢得2022年冬奥会申办权7个月后,北京市出台了《关于加快冰雪运动发展的意见(2016—2022年)》及七项配套规划,这是全国首次以地方政府名义出台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力求打造北京“冰球名片”。

  在未来6年,北京市计划新建室内滑冰场16座,室外滑冰场50片。到2022年,全市冰雪体育产业收入规模力争达到400亿元左右。

  在刚闭幕的首届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上,北京市体育局局长孙学才表示,全市冰雪体育消费人口未来将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500万人次以上。在城六区以内重点发展冰上产业,吸引社会投资,引导居民参加冰雪运动,大力推动青少年冰雪运动,并将冬季项目纳入北京市中小学体育课必修课,每名中小学生至少掌握一项以上冬季项目技能。

  10月21号开赛的第九届北京市中青少年冰球俱乐部联赛,今年获得了北京市体育局的资金支持,不需要再像过去一样,由参赛运动员的家庭共同承担费用。

  毫无疑问,在冬奥大背景下,北京是全国对冰雪扶持力度最大的城市。

  冰场是冰类项目发展的基础。在热潮来临前,懒熊体育从冰场角度切入,走访北京现有大部分商业冰场,看看在政策和市场利好的背景下,北京商业冰场现状如何以及将会走向何方。而我们也相信,现阶段将北京作为一个范例对其他城市或者公司发展冰类项目有很大的借鉴价值。

  一,3种类型:商场冰场是市场主流,独立冰场异军突起

  据懒熊体育调查,截至2016年10月14日,北京(包括城内6区及通州、大兴、房山、石景山、门头沟、昌平、顺义区)现有22个商业冰场,26块冰面投入试用,并已有至少2块冰场在建。其中主要可以分为三个类型:

  1. 商场租赁

  代表:冠军溜冰场、世纪星冰场、全明星冰场、浩泰冰上运动中心新世界店、天通苑店

  在北京,租赁商场空间的冰场最早出现于2001年,并逐年增加。此类冰场在北京目前商业冰场中的比例达到50%,多为连锁品牌,兼有花滑、冰球项目,主营花滑、冰球的培训及滑冰散客的接待。目前,连锁品牌的冰场基本以这种商场租赁形式出现,随着商场对经营需求的提升,这样的冰场几乎成为新建商场的标配。

  商场内的冰场通常都是天井式的。

  2. 商场配套

  代表:LeCool国贸溜冰场、五彩冰酷运动中心

  目前北京仅有两家冰场属于这一类,这类冰场归商场所有,能为商场宣传提供推广亮点,提升档次,吸引客源。

  国贸商城的LeCool是目前北京市场上历史最悠久的商业冰场,已营业17年。另一家商场配套的五彩冰酷运动中心隶属于华润五彩城商业中心,一进入商场就能看见巨幅冰场宣传海报,在通常只会指示着洗手间、电梯位置、安全出口的小指示牌里,也会注明“4F冰场”。

  冰场部副经理张通向懒熊体育解释商场自营冰场的优势,“主要是推广资源,商场在带动我们,以及会有一些运营上的便利,比如商场会员权利和营业时间的调控。”

  对商场租赁和商场配套这两种模式的大多数消费者来说,距离是一个重要考量因素。各冰场和所在商场一起,辐射周边区域。

  

   商场配套的冰场有商场推广资源优势。

  3. 独立冰场

  代表:华星体育旗下冰场、小狼冰上运动中心、宏博冰上中心、浩泰冰上运动中心兴隆公园店、马泉营店

  独立冰场所有方基本都有自己的冰球俱乐部或冰球队,出于保证训练冰时的需求以及商业化考量,就选择在已有或可租用土地上自建冰场。

  2006年兴隆公园的浩泰冰上运动中心是北京第一块标准1800平方米独立商业冰场。2015年起,虎仔(华星体育)、小狼、宏博冰原相继建成6个独立冰球场馆,其中有4个是技术难度更高、投资更大的气膜冰场。目前,北京拥有两块冰面的场馆有4个,皆为独立冰场。

  二,3个现状:冰球生猛服务升级,竞争加剧

  1. 冰球快速发展,独立冰场顺势而上

  北京市冰球运动协会办公室主任邢隺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过去5年北京冰球人口几乎是以每年30%至40%的速度增长。据称,2012年冰球协会注册运动员只有400多人,而截至2016年8月已有2123人,其中80%是10岁以下的孩子。

  据懒熊体育调查估算,各冰场冰球学员总人数超过3500人。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自2008年成立以来,赛事规模每年都在扩大。在2015-2016赛季,有近1800名冰球小运动员参赛,总共进行了730场比赛。在10月21日开幕的第九届比赛,一共有19家俱乐部、130支队伍、近2000名运动员参加。

  随着过去几年的市场培育,北京青少年冰球整体水平提升,随之到来的是对冰场需求和要求的提升。

  因为商场冰场多数兼营花滑和冰球,在很多时候,花滑学员和冰球学员会在同一块冰面上训练,有的冰场会采用障碍物进行分区和阻隔,有的全靠口头告知和教练约束之下达成默契。这样的情况,给达到一定水准的学员造成了“跑不开”的局促,同时,高端市场也提出要让孩子享受更佳训练体验的需求。

  在五彩冰酷运动中心,滑冰和冰球两个项目用阻挡物隔开。

  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表示,建独立冰场的初衷就是避开这些限制,“商场冰场给予冰球的重视不够,有时团队训练需要整块场地,但因为有散滑,训练时间不能保证。”

  随着自主安排时间的需求增大,加上冰球市场扩大和冬奥的利好大背景,2015年北京开始出现独立冰场建设热潮,华星体育旗下的虎仔冰球俱乐部是这波热潮的引领者。

  2015年5月30日虎仔在西三旗投资建设的虎仔冰球俱乐部壹号场馆开始投入使用,这是2006年兴隆公园的浩泰冰上运动中心之后,北京市第一个独立冰场。5个月后,朝阳区平房的小狼冰上运动中心开业。冠军冰场向懒熊体育透露,未来也会有建独立场馆为中高端市场服务的计划。

  当然,这波顺势而上是需要以资金实力、土地资源为基础的。

  2. 服务升级,产业升级

  2010年后,北京新建的商业冰场面积全部超过1000平方米。现在,符合NHL标准的1560平方米冰场和符合奥运标准的1800平方米冰场数量接近一半。

  和冰面面积一起变大的,还有冰场总面积。商场冰场开始提供更多、更优质的冰鞋提供租赁,开始出现花滑形体教室。

  独立冰场占据土地优势,有更大的空间实现服务升级。更衣室、陆训室、冰上装备商店已经成为独立冰场的标配。多数独立冰场位置较为偏远,为了减少奔波、节约时间,小狼冰上运动中心还有自习室和小型图书馆。

  晚上6点懒熊体育记者到访时,自习室里有5个家长正在各自指导自己的孩子写作业——放学后家长可以直接送孩子来冰场,写作业、看书,等待着训练课的到来。冠军溜冰场经理杨超向懒熊体育表示,“隔了一个月建成的场馆可能配套条件就会不一样。”

  华星体育旗下冰场。独立冰场占据土地面积大的优势。

  除了场馆,华星体育推出了名为“华星冰球”的App,帮助家长用App约课,教练也能通过它了解排课情况。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表示,目前五彩冰酷运动中心也有做App计划。

  升级的还有中国的冰球装备市场。首位在NHL选秀中被选中的中国球员宋安东,他的第一支球棒是父亲出差俄罗斯时带回的,这样的故事在冰球装备圈子里流传着。

  2006年,补给者冰球用品店成立,成为中国大陆地区第一家拥有众多国际知名品牌授权的正规冰球用品经销商。以Bauer和CCM为代表的国际冰球装备制造商通过代理商和商业合作,慢慢进入中国。近几年,冰球装备商店越来越多地分布在冰场里或冰场周边,学员们购买装备的便利程度提升。

  五彩城的Bauer专卖店孙店长告诉懒熊体育,试穿装备对冰球球员来说尤为重要,正规线下店面的增多,方便球员选择、搭配,也便于初学者得到一些穿戴技巧。这家店原本只是开在冰场里,租赁冰场15平米左右的面积,现在已经在商场一楼有一个60平米商铺。

  3. 申奥成功刺激明显,市场竞争加剧

  在北京和张家口联合获得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权的两个月前,虎仔冰球俱乐部的第一个冰场建立,“说起虎仔壹号馆,我们是幸运地撞上了(一个好时机)。”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说,“申奥成功之后,我们开始重新考量冰球市场,投资人觉得可以往产业化发展,于是有了华星体育。”

  申奥成功后的一年时间里,北京新增了5个冰场。随着市场利好、冰场增加而来的,是市场竞争的加剧。

  其实,这样的竞争在申奥成功之前就已经显现,尤其是朝阳和海淀这两个冰场布局密集的区域。以冠军溜冰场朝阳大悦城店为中心,周边7公里内,就有兴隆公园的浩泰、国贸的LeCool、平房的小狼以及长楹天街、蓝色港湾两家全明星,共5家冰场。冠军溜冰场所在的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经理杨超坦言,这样的格局“会造成一定的分流”。

  申奥成功之后,随着以华星体育为代表的资本进入,竞争进入过去前所未有的状态。在懒熊体育走访过程中,冰场负责人、工作人员、球队负责人、冰球装备店,各方提起虎仔冰球俱乐部(即华星体育)时,都表示出了同一个疑惑,“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

  虽然气膜冰场需要承担更多的日常运营成本,但华星体育并不在意,单块造价超过两千万人民币的气膜冰场已有三块。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华星体育在冰场产业方面的投资已经超过2亿人民币,他们向懒熊体育表示,未来还会持续投入,目前没有投资上限,没有成本回收计划。

  当被问及是否认同这是一个“烧钱”模式时,副总经理史源表示,“目前是投入期,我们并不认同‘烧’这个说法。”

  华星体育在西三旗建设了北京首个气膜冰场。

  对商场冰场带来最大影响的是,华星体育旗下场馆、俱乐部降低甚至免除课时费用,并推出MVP制度,为优秀学员提供免大课学费、每年更换最新冰球装备、参加国外训练营等奖励。在过去,大部分冰场教练是没有底薪的,以课时费抽成为主,华星体育率先推出教练底薪制度。对多数教练和学员来说,一旦得知有这样的“好事”,自然是一种诱惑。

  现在,华星体育旗下8家冰球俱乐部会员总数超过2000人,据懒熊体育调查估算,这是其他冰场冰球会员数的6至10倍。“我们是有点独大的意思。”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自信地表示。

  这当然给传统的商业冰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坦言,去年虎仔浩大的声势和频繁的市场动作曾让她有过担忧,“慌了”。在竞争之下,为了减少流失,下调课时费、提高教练薪水是过去一年多里多数冰场都不得不推行的政策。

  北京浩泰冰球俱乐部董事长张远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如果有一天,北京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上只有‘虎仔’一家,或者是形成了‘虎仔’垄断的局面,我认为这对整个行业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矛盾积攒,终会爆发。2016年3月,在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临近尾声之时,因为不满虎仔“从各家俱乐部高薪挖走教练,又以免费培训为条件,吸引家长带着孩子转投虎仔俱乐部”,北京零度阳光、小狼、五彩冰酷、浩泰、浩克、世纪星、全明星和冰峰8家在北京影响力颇大的冰球俱乐部向北京市冰球协会正式提出,8家冰球俱乐部将不会参加任何有北京虎仔冰球俱乐部及关联俱乐部参加的冰球赛事,包括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值得一提的是,这8家俱乐部里,7家有自己的冰场。

  对此,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认为,“我们进来肯定把他们的蛋糕动了。”但对于这样规模的抵制,华星体育表示“委屈和无奈”。“我们就是按照我们的方针去定政策(价格和机制)。”史源表示,“我们就是要服务两端人,一是孩子和家长,二是教练。”谈及商业化考量,史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多次强调“我们要降低门槛,让更多人进来享受更专业的冰球训练,让更多孩子享受到冰球的快乐”。

  这样的愿景背后,是庞大的资金支持和可能尚未对外表露的未来野心。

   华星体育旗下场馆外部。

  经过协调,罢赛现象并未在今年的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中发生。在被冰球圈称为“逼宫事件”的背后,是稳健和激进两种运营模式的竞争和矛盾。

  在华星体育看来,“时间成本是最大的成本。”在资金实力支持之下,他们追求效率和快速。而传统的冰场运营,缺乏雄厚的资金实力,耕深商业冰场市场多年,讲求稳扎稳打。华星体育的出现造成了传统运营者的不适和无奈,有冰场运营者认为,那是冬奥大背景下的“投机行为”。

  半年过去,再提起这一事件,各冰场依然难掩激动情绪,但他们也只能再寻找和建立新的市场平衡。有的冰场发现,是“虚惊一场”,因为“市场补充学员的能力比想象中高。”而有的冰场则感受到,“这两年生意确实不如以前好做了。”冰球领域多年从业者、五彩城Bauer专卖店孙店长认为,“冰上运动会继续火,但这股风未来肯定会刮死一批人。”

  而对华星体育来说,副总经理史源微信的个性签名或许可以代表他们的态度:“笑对冰球江湖,专治各种不服。”

  三,3个难题:缺人才,缺用户,缺规则

  1. 冰场人才紧缺,教练群体是行业痛点

  随着冰上项目的发展和冰场的增多,教练和管理人员的紧缺是行业里每个玩家都面临的问题。华星体育副总经理史源表示,“大量的缺口是人。”这主要指的是冰场管理人员和教练。

  一位业内人士向懒熊体育表示,“教练永远供不应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华星体育与哈尔滨体育学院达成合作,成立华星管理学院,培养教练,储备管理人才。

  对花滑和冰球这样有较高技术门槛的培训来说,教练是不可缺少的。在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眼里,“教练是目前市场竞争里最大的受益者。”现在,冰场行业里,好的冰球教练年收入最高可以达到50至60万元。“几年前他们不会想到自己的收入会有这么大的增长。”

  据懒熊体育了解,现在人员费用在商场冰场日常运营成本中占到50%。

  除了紧缺,还有教练群体的乱象。据冠军溜冰场经理杨超介绍,冰场行业里95%的教练是退役运动员。他们接受教育的时间较短,文化水平较低的情况普遍存在,冰场运营者都一致无奈承认,确实存在有部分教练言行粗鲁、不负责任的现象。运动员在退役后,容易缺少集体归属感,对教练职业生涯结束后的生活有危机感,所以他们的忠诚度和稳定性让多数商业冰场备受困扰。

  五彩冰酷运动中心,学员在教练带领下练习。

  除此之外,还存在一些乱象。一家冰球装备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懒熊体育,有部分教练私下向学员推销冰球装备、国外冰球训练营名额,赚取差价或佣金。在懒熊体育记者走访一家冰球装备店时,就看见有家长提着崭新的冰鞋鞋盒进店询问,在交谈中这位家长透露“这双鞋是教练帮忙买的”。店内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冰场已经做过明确规定,但教练“并不服管”,“(这种现象)太多了”。

  “冰场行业整体的提升很大程度上要靠教练素质的提升。”一位业内人士向懒熊体育表示。

  2. 市场本就小众,能否支撑竞争格局?

  冰雪运动在国内的稳步增长遇上了46号文和冬奥的契机,政府、资本和社会本就普遍看好。但浩泰冰上中心马泉营店文店长强调,冰上项目,尤其是冰球,依然是窄众项目。

  冰球不仅有技术门槛,也有金钱上的准入门槛。一套最普通的青少年冰球装备需要至少3000元,顶级的会超过1万元。根据青少年生长情况,最少每两年需要进行一次更换,一年一换很常见。更大的支出在冰球上课的花费,30分钟的一对一小课和90分钟的团队大课价格在120-300元不等。团体项目需要跟上团队整体训练计划,上课会相对密集,一年的培训花费至少需要6万,多的可能接近10万。

  浩泰冰上运动中心一队冰球学员正在训练。

  目前在市场上,冰球项目的学员集中于4-12岁。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说,“据我所知,目前全北京14岁以上还在打比赛的学员可能只有30个。”主要原因是12岁上初中后,小部分学员出国,多数学员课业负担加重,无法再保证训练,有强烈意愿继续学习的学员会面临缺少伙伴组队比赛的尴尬。这样的情况在花滑这样的个人项目相对不明显。

  门槛的存在和年龄带来的自然流失,导致发展冰球项目的冰场目标群体比较狭窄。虽然近年逐年提高,但依然属于小众、冷门项目。

  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的增长速度能否赶上冰场建设速度?这是多数业内人士普遍存在的担忧。

  3. 行业秩序存在混乱行业规范仍然空白

  越来越多人分食一块蛋糕,势必会带来激烈的市场竞争。8大俱乐部“逼宫事件”也反映出行业秩序的混乱和行业规范的空白。

  2012年,北京市冰球运动协会成立,这个民间自发成立的组织由冰球专业人士和冰球家长志愿者组成。如何公开公正地平衡各方利益,获得行业一致认同和遵守,将是包括冰协在内的相关组织和机构必须面对的问题。否则,矛盾很有可能再次爆发。

  “市场越跑越快,但规则没有跟上。”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说。

  四,2个机会:教学体系和体育旅游

  从懒熊体育的角度来看,目前市场比较空白的有:

  1. 探索先进冰球教学体系

  对于花滑,国内的培训多以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为目标,每一个级别都有要求的动作和能力,多年以来,商业冰场的花滑培训基本以此为纲领,有相对科学的教学体系,但冰球没有。从教学内容来看,基本靠过去经验,“怎么被教就怎么教别人。”在浩泰冰上中心马泉营店文店长看来,“这个行业至今为止比较没有统一的规则,大家靠默契干活”。现在,市场上的教练主要靠成绩。“目前教练们的认知度和技术水平层次不齐,导致学员水平也层次不齐,如果能有科学的教学体系当然是最好的。”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说。

  在冰球出现专业化趋势之下,对先进冰球教学体系的学习、引进,或许可以成为下一轮竞争中的优势。

  2. 冰上项目的海外体育游学、观赛旅游、训练营

   2016年NHL 决赛画面。冰球观赛旅游目前尚未规模化开发。

  一位冰场运营者告诉懒熊体育,据他观察,送孩子学习冰球的家庭80%是中产及以上阶层。在北京,基本每个冰球俱乐部中,都有家长已经计划未来安排孩子出国留学、生活,除了大众体育项目“兴趣、锻炼身体、交朋友”等学习诉求之外,他们还希望冰球能够在未来或多或少帮助孩子申请国外学校,更重要的是,帮助他们在北美等冰球发达地区留学、生活时融入当地。

  在这样的群体中,冰上项目的海外体育游学、观赛旅游、训练营是有不小的市场的。目前各俱乐部会有一些训练营活动,但都是零散的、未有规模化迹象。以冰球群体的消费力和需求,冰上项目的海外体育游学、观赛旅游、训练营很可能会在该群体中受到欢迎。

  对于市场的发展,多数从业者还是保持冷静。五彩城冰场部副经理张通说,“我相信冬奥会之前热度是不会减少的,但冬奥会之后呢?要把目光放远,奔着长远去做,这样行业水平才会真正提高。”

本文来源:懒熊体育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