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赛事新闻 > 正文

国际足坛最后一个大佬也倒下了

发布时间:2017-03-22 09:35:45    来源:体坛周报    阅读()

摘要: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足球迷来说,从他们认识足球开始,非洲足联主席便一直叫“哈亚图”。3月16日,一个时代结束了。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足球迷来说,从他们认识足球开始,非洲足联主席便一直叫“哈亚图”。3月16日,一个时代结束了。

16日的非洲足联主席选举爆出大冷,57岁的马达加斯加人艾哈迈德以34票对20票击败70岁的哈亚图,成为非足联新任主席,结束了哈亚图长达29年的统治。结果产生后,会场报以欢呼,艾哈迈德还被支持者扛在肩上。

艾哈迈德曾在马达加斯加担任过体育部长和渔业部长,此前出任马达加斯加足协主席,亦是非洲足联执委会一员,但他在执委会中一直相对沉默。一个月前他宣布竞选时,没人看好他。但他在拉票时,向新一代的各国足协主席展示了新面貌。

哈亚图未能进入第8个任期,足球生涯宣布结束,但仍然是国际奥委会成员。他离开会场时说:“(我下台)这并不坏。”他说得没错,很多非洲球迷都会对此表示欢迎——与很多足坛大佬一样,哈亚图也难逃丑闻,因为接受过ISL(国际足联此前的市场合作伙伴,已破产)公司有争议的政治献金,他曾被国际奥委会训诫。

这些年,国际足球政治界风起云涌。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先后下野、停职,格隆多纳去世,美洲还有一批昔日实权派在美国接受调查。而因凡蒂诺(国际足联主席)、切费林(欧足联主席)等一批新面孔登上历史舞台,如今这股风潮终于刮进了非洲。

曾为连任铺路

相比之下,哈亚图的“谢幕”消息没有前国际足联主席和前欧足联主席的那么劲爆。他并不是因为涉嫌贪污受贿而被“禁足”,被迫放弃自己的权杖,而只是在竞选中惜败,得票20少于对手的34。但如此正常状况反倒更显示出形势的剧变,曾经牢牢掌控着这个世界的足球寡头们仿佛已经彻底失去了魔力。回想2015,当布拉特因为贪腐丑闻而告别国际足联主席之位时,哈亚图还曾是那个暂时接替前者的人物。后者暂代主席一职4个月,直到2016年因凡蒂诺就任。

掌管国际足联17年的布拉特倒下了;涉嫌收取他200万瑞士法郎贿赂的普拉蒂尼,也在担当欧足联主席的第8个年头彻底告别了足坛。而比这两位更早统治非洲的哈亚图,则曾为延续自己的王朝费尽心思。2015年4月,在5月国际足联贪腐丑闻彻底爆发之前,非洲足联在哈亚图的主持下废除了对官员年龄封顶70岁的规定。随后在2016年9月,非洲足联跟进国际足联改革,将主席连任期限限定在最多三届,但2017年大选后才正式执行。这也就说哈亚图早就有计划。理论上,他原本可以连任直到自己82岁。

曾改变非洲挑战布拉特

如此前提下,竞选落败有些像是意外。另外执掌大权多年,哈亚图也算是能力超群,对非洲足球有过不少重大贡献。这位出生于1946年8月的喀麦隆人年轻时曾是一位出色的运动员。他创造过400米和800米跑的国内纪录,甚至曾经入选过喀麦隆国家篮球队。然而他的政治生涯更加非同一般,28岁便成为喀麦隆足协秘书长,40岁时做到主席一职。然后42岁他就在竞选中胜出,成为了非洲足联历史上第5位主席。1992年,他更成为国际足联副主席之一。

在哈亚图接近30年的统治时期里,非洲足球的确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是世界杯参赛名额大幅度增加,从最初的2个增加到了5个。同时非洲球队也以不俗的表现,证明了他们是世界足坛不可忽视的力量。最重大的事件则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首次把这世界上最重大的足球赛事带到非洲大陆,哈亚图也算得上是厥功至伟。

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主席不久的哈亚图就显示出了他不小的政治抱负。他曾经大力提倡发展本土足球,意图阻止欧洲球队对非洲优秀人才的搜刮。也正是在这种思路的引导下,非洲国家杯和非洲的俱乐部赛事都得到了成倍的扩张,其中前者经过两次扩军,已经从最初的决赛圈8强变成了16强。在阻止人才流失方面,哈亚图的政策没有受到太好效果,但他与欧洲的争吵反倒是增进了两家足联的联系。2002年国际足联主席大选,哈亚图曾是布拉特的对手,站在他背后的不仅有非洲各国足协,也还有一些欧洲国家和前国际足联主席、韩国人郑梦准。

依然是带着污点离开

当年哈亚图不是布拉特的对手,但落败后前者却似乎迅速成为了后者的盟友。“布拉特收降哈亚图”,当年各国媒体都曾用类似的语句形容瑞士人连任的胜利。如今回头再看,这却更像是非洲领导人开始与国际足联大佬同流合污。不过依照英国记者帕德鲁·詹宁斯在2010年的爆料,哈亚图早在上任初期就存在各种贪腐行为,比如在世界杯电视转播权的转售中牟取私利,收取过某公司10万法国法郎的贿赂。2011年,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又曾指认哈亚图与另一位国际足联执委会成员受贿。报道宣称为争取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卡塔尔方面向两人支付了总计150万美元的贿赂。

对于以上两项指控,哈亚图都是矢口否认。他宣称1997年的那10万法国法郎是付给非洲足联的,用处是庆祝后者40年诞辰。至于150万美元,哈亚图曾经回应道:“我没有因为任何人竞选世界杯而收到过1美元或者1欧元。”这些解释曾经“有效”,至少国际足联并没有针对哈亚图展开调查。作为国际奥委会的成员之一,哈亚图受到的最严厉“处罚”只有国际奥委会的公开谴责。

但哈亚图最终还是摆脱不了污点,他也没能将全力继续紧握在手中。时代变了,正如加纳足协主席在选举结束后所言:“哈亚图为非洲足球做过不少杰出贡献,但他退位让贤的时刻已经到了。我们已经做好改变的准备。”

本文来源:体坛周报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