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产业动态 > 正文

S7总决赛的落幕 电竞新时代的起航

发布时间:2017-11-07 14:35:51    来源:36氪    阅读()

摘要: Faker 是 SKT 战队成员,11 月 4 号鸟巢英雄联盟 S7 总决赛里,SKT 与 SSG 展开韩国内战,最终,SSG 3:0 战胜 SKT,夺得冠军。

Faker 哭了。

Faker 是 SKT 战队成员,11 月 4 号鸟巢英雄联盟 S7 总决赛里,SKT 与 SSG 展开韩国内战,最终,SSG 3:0 战胜 SKT,夺得冠军。

来自中国的两支战队,最终止步四强,没能更进一步。但这似乎并没影响现场观众的热情,在鸟巢,依然有四万人亲临现场。LOL 这一在不少人看来正在走下坡路的游戏,依然有着非凡的魅力。

这也正是腾讯乐于见到的。游戏是腾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而电竞不仅能延长游戏的生命,而且本身也正在成为一门大生意。

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工委发布的《2016 中国电竞产业报告》,去年国内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 504.6 亿元,而 2014 年时,这一数字还是 226.3 亿元。电竞正在从小众的业余爱好逐渐演变为大众的娱乐活动。

腾讯、网易、阿里都盯紧了这一新兴的产业,资本也纷纷涌入电竞及其周边产业。电竞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游戏,也不仅是一代人的青春情怀,同样也是最值得期待的生意。

决赛前三天,企鹅电竞在上海举办了一周年回顾和战略发布会,在会上,企鹅电竞说自己要做电竞产业的“连接者”,更通俗一点的说法,是企鹅电竞要成为中国电竞的 ESPN。

这样的事情也只能由互联网来做。

韩国电竞在 2000 年前已经起步,和其他体育比赛一样,媒体、电视都给予了充分的关注报道,因此也带来了社会关注和赞助支持。

但在中国,因为广电总局的管控,曾经火热的电竞电视节目全部关停,互联网没发展起来之前,电竞俱乐部长期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之后是依靠王思聪等富二代的持续投入和带来的关注,才维持到现在。

“这是最好的电竞时代,”在接受 36 氪等媒体采访时候,腾讯公司副总裁殷宇一再强调。

对于腾讯来说,的确如此。

电子竞技的核心是电子游戏,因此游戏开发商在电竞产业链中有很高的话语权。腾讯掌握了《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大头部游戏,在端游和手游两个领域,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直播行业的洗牌也给腾讯带来了新的机会。

直播泡沫正在破灭。先前,只要拉一帮漂亮女生,租几个服务器,便可以开自己的直播公司,获得不菲的收入,但今年开始,直播的颓势越发明显,估值上亿的公司倒闭也只在旦夕间,秀场模式和全民直播都被看做是天花板很低的方式,反而电竞直播越发显示着活力,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游戏发行——暑期以来,全民吃鸡的盛况,便是由直播平台引发。

腾讯的野心也远远不止电竞本身。企鹅电竞要连接电竞行业的各个环节,而它本身也是腾讯泛娱乐生态的一部分。企鹅电竞之外,腾讯还有腾讯电竞,还有游戏、影业等其他业务矩阵。

10 月 30 日,马化腾发表了《给合作伙伴的公开信》,其中重点提到“大内容”,要布局泛娱乐,也要打造 IP,而电竞正能同时满足这两方面的需求。腾讯看到的未来,必然是一片光明。

但当下路上的磕磕绊绊,还要俱乐部自己去趟。

现在国内的顶级电竞俱乐部,几乎都在亏钱——这和足球俱乐部情况类似。2017 年上半年,恒大淘宝队便亏损 6.6 亿,自从他们登陆新三板以来,累计亏损超过了 30 亿。

但恒大集团不会为此担心。俱乐部给恒大集团带来了巨大的广告效应,恒大的房地产市场从广东走向江浙到如今遍及全国大中小城市,许家印也一跃成为地产界第一富豪,相比这些收益,30 亿的亏损算得上毛毛雨。

但电竞俱乐部的影响力,依然只局限在互联网上,赞助商投入的广告也无法与足球篮球相比,不少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一是比赛奖金,再就是淘宝上售卖周边产品,都是不稳定的收入。

俱乐部收入低,运动员收入也不会高。而且,电子竞技毕竟还没被主流社会接受,运动员未来的发展路径也不明确,像 Sky 李晓峰一样创办公司的人毕竟是少数。

对电竞选手来说,直播给了他们另一个希望。企鹅电竞本身,也是从直播起家,而且宣布要投入 2 亿元扶持 1000 位百万级主播和视频作者——按人头来分, S7 的冠军奖金也不过百万左右。

但运动员都去当主播了,那么谁来做运动员?看到了主播的年入千万,想着早早退役转型,这又增加了一些电竞选手的浮躁。

这不是腾讯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单纯依靠商业力量能解决的问题,这需要一个完善的机制,才能保证电竞俱乐部在通往光明的后天时,不会在残酷的明天跌倒。

电竞来到了转折期,但真正决定电竞未来的,不是资本或者大公司,而是比赛本身。

S7 半决赛时,网络直播在线人数峰值超过 2400 万,但决赛时候,在线人数却不足百万。中国战队 RNG 和 WE 的失败,深深打击了中国电竞爱好者,但也侧面证明,中国电竞有多么巨大的潜力。

武汉黄鹤楼、广州猎德大桥、上海外滩、北京居庸关,在每个城市的比赛结束后,这些当地的地标建筑便会亮起红蓝两色,为比赛祝福、造势。此外,站牌广告、线上传播都给赛事带来前所未有的曝光量,这不亚于电视渠道带来的流量。

更何况,电竞的受众群体,是公司最看重的用户——年轻人。

腾讯之外,其他公司也开始了布局。

网易正与暴雪合作,打造第一个以城市为单位的大型电竞联赛,丁磊也顺理成章拿下了上海战队的名额。而阿里巴巴也和巨人网络合作,打造自己的电竞赛事。

去年年底,苏宁收购 TBG 战队,并更名为 SNG;2017 年 3 月,京东也宣布与原初集团旗下七煌电竞学院合作,创办 JD Gaming 战队。

成熟公司的入场,不仅带来了资金,也会带来更成熟的管理和运营模式。或许在未来,电竞选手不必再为资金操心,只需要去打好自己的比赛,其他的,自然会有专门人员处理。

而另一个转折点正是来自 S7 总决赛本身。

SKT 建立了自己的王朝。对于传统体育而言,王朝的出现利大于弊,比如 NBA 能够走向世界,便是因为它拥有了迈克尔·乔丹和公牛王朝。观众们乐于欣赏伟大的球队和球员,也乐于去猜测,究竟谁能将王者推翻。

而 SKT 王朝的建立,也吸引了越来越多观众关注电竞赛事,Faker 这个名字,也越来越为大众熟悉。而且,为了追赶甚至推翻 SKT 王朝,其他俱乐部不得不追加资金和资源,从长远角度来说,这促进了《英雄联盟》甚至整个电竞的发展。

这次 SKT 的失败,可能也标志着群雄时代的开始。在这个时代,每个战队都有机会,每个战队也都会为这机会继续拼搏努力,整个赛事水准,或许也将因此上升到新的水准。

只是这个时候,运动员也将面临新的残酷——冠军每次只有一个,但同样也追逐新的希望——冠军每次都有一个。

本文来源:36氪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