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产业动态 > 正文

足球流氓的阴霾为何在亚平宁挥之不去

发布时间:2017-11-14 10:32:27    来源:肆客足球    阅读()

摘要: 在欧冠小组赛第4轮,罗马在主场3-0击溃英超卫冕冠军切尔西,荣登小组积分榜榜首,出线形势一片大好。

在欧冠小组赛第4轮,罗马在主场3-0击溃英超卫冕冠军切尔西,荣登小组积分榜榜首,出线形势一片大好。

赛场上,意甲豪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但是在球场之外,一些不和谐的事件却使得这场胜利失色不小:一群蒙面的罗马极端球迷拿着棍棒袭击了正在酒吧喝酒的切尔西球迷,并且导致多人受伤。

随着外国资本的强势入主以及经营模式的不断变革,意大利足球正在逐步复苏。但是极端球迷们的种种恶行,却依旧是亚平宁上空一片挥之不去的阴霾。

作恶多端,血债累累

1932年,第一个极端球迷组织在罗马由一群拉齐奥球迷建立。而本赛季单单是在罗马城,极端球迷的暴行就不止一次出现。

在今年10月,一些极端拉齐奥球迷在罗马城制作了大量反犹太主义的纸画和涂鸦,其中甚至包括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中受害者安妮-弗兰克的肖像,画中她身穿着罗马球衣。

安妮是二战期间最著名的犹太人受害者之一,她的《安妮-弗兰克日记》记录了纳粹种族灭绝的黑暗历史。拉齐奥极端球迷美化大屠杀、无视人类共同价值的行为遭遇了广泛的谴责,意甲各队开赛前都宣读《安妮-弗兰克日记》以正视听,欧盟委员会也谴责这种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

而翻阅意大利足球的历史,就会发现意大利极端球迷的行为,完全可以用“血债累累”来形容:

1997年,尤文图斯劲敌都灵的极端球迷把一位叫阿卜杜拉-杜米的摩洛哥人扔进波河,并且坐视他被活活淹死;

2007年西西里岛德比时,巴勒莫和卡塔尼亚球迷在卡塔尼亚市街头开战。38岁的警察拉奇蒂刚走出警车,就遭到纸制炸弹袭击身亡;

2014年意大利杯决赛之前,那不勒斯球迷奇洛-埃斯波西托遭遇罗马极端球迷枪击,送医之后不治身亡;

不少球员也是极端球迷闹事的受害者,巴洛特利、蒙塔里与凯文-普林斯-博阿滕等黑人球员都曾经遭遇过极端球迷的歧视。

复杂沉重的历史土壤

意大利成为极端球迷的发源地与重灾区,不是没有原因的。加泰罗尼亚的统独之争近来困扰世界足坛,类似的问题在意大利同样存在。

历史上那不勒斯所在的西西里王国,与意大利北方的撒丁王国为敌,并最终被撒丁王国征服。在很多意大利人的成见中,都认为意大利南方人既穷又懒、只会坐等北方人的税金来养活自己,包括那不勒斯在内的南部城市脏乱差。

这种隔阂一直延续到今天,并且变成了极端球迷寻衅的原料。无论在都灵、米兰还是罗马,都会有极端球迷在比赛中高喊“那不勒斯是意大利的下水道”、“我们不是那不勒斯人”、“让维苏威火山烧死他们”这样的口号,并且对远征的那不勒斯球迷发起攻击。

意大利复杂的政治环境也是原因之一,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对意大利足球影响颇深,不少极端球迷组织也至今带有法西斯主义的余毒,尤其以当年曾经受到墨索里尼支持的拉齐奥为甚,本赛季拉齐奥极端球迷的反犹事件就是一例。

自墨索里尼以降,意大利足球就与政治有着异常紧密的联系。贝卢斯科尼执掌米兰超过30年,前总理伦齐则是一名忠实的佛罗伦萨球迷。如今的意大利足坛依旧是各个政治派别的斗法场;不少极端球迷组织也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与诉求。

因此在很多时候,极端球迷之间的对抗不仅仅是球队之间的对抗,也是意大利国内不同政治派别、意识形态之间的对抗。不同于英国、俄罗斯的足球流氓,很多意大利极端球迷组织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

极端球迷组织“罗马男孩”曾经参与过抗议示威活动,以反对当地供电商在工人阶级社区所采取的一些行动,这些行动最终导致一名居民死亡。在他们的球迷杂志中,“罗马男孩”与追随拉齐奥的“不可教化派”都清楚地表达了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美英为首的对伊军事行动的立场。

球票=钞票,他们图的也是钱

但如果认为极端球迷仅仅是一群容易激动、头脑发热的激进分子的话,那恐怕就大错特错了。

在阴暗的地下室中数着成堆的钞票与球票,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生活。

今年9月,意大利法院宣判尤文主席阿涅利涉嫌向极端球迷组织非法出售球票罪名成立,并对斑马军课以30万欧元罚金。但实际上,尤文俱乐部也是受害者之一——为了防止极端球迷在球场中闹事,给俱乐部招来罚分与空场处罚,尤文不得不向极端球迷低头,以低廉的价格提供球票。

类似的事情在每一家意大利球会中都有上演,根据意大利反黑手党组织的说法,几乎每一家俱乐部都要以低价甚至赊账的方式向极端球迷“进贡”球票。

更为严重的是,极端球迷们已经将在俱乐部身上敲骨吸髓变成了一本生意经。

单单是尤文极端球迷俱乐部“Drughi”一家,就每年通过敲诈俱乐部获取低价门票,并且高价向外倒卖的方式获利125-250万欧元。因此在很多极端球迷组织的背后,都有黑手党的影子,极端球迷组织巧取豪夺而来的资金,很多也都被用于更为严重的犯罪。

一名叫布奇的尤文图斯工作人员曾经是“Drughi”骨干之一,专门负责在黑白两道之间斡旋。2016年,布奇在接受警方的问话之后,被发现自杀在一座高架桥下。根据警方的调查,布奇很有可能在这种黑色交易中攫取了一部分资金为己所用,并因此遭到了旧日同伙的“制裁”。

为什么难以根治?

2007年西西里极端球迷事件之后,意大利政府开始重视这一问题。但令人担忧的是,10年过去了,这种顽疾还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极端球迷组织与黑手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是阻碍警方行动的首要因素。

当尤文图斯修建新球场时,曾经遭遇过不法之徒通过极端球迷领袖向俱乐部施压,试图让俱乐部把新球场的建筑工程批给特定的公司承建,不然他们就要通过恶意破坏及恐吓工人的方式达到目的。

意大利政府对于极端球迷问题的打击力度也不理想,在意大利的法律中,倒卖球票仅仅会被处以罚金,而不是判刑,这无疑助长了极端球迷的嚣张气焰。

另一方面,极端球迷组织坐大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相比于参加一年要上交给球队官方一定数量注册费的官方球迷会,多数球迷更愿意加入没有俱乐部官方认证(意味着免费加入)、更加自由和更加激进的极端球迷俱乐部,这使得极端球迷俱乐部有资本抵制俱乐部的会员制度。

一旦俱乐部采用会员制限制个别极端球迷入场,或者禁止一些标语、海报被带进球场的话,极端球迷组织就会发动全体成员拒绝前往主场看球,从而导致俱乐部收入锐减。

法律上的漏洞、治安上的混乱与管理上的缺失共同造就了意大利的极端球迷问题,盘根错节而又声势浩大,极端球迷已经成为阻碍意大利足球进步的一大毒瘤。

原标题:如果捞不到钱,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

本文来源:肆客足球            收藏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